快捷搜索:

美国空军合并空天作战办公室,热点军事专题

美国空军领导人喜欢将空天能力作为一个整体力量来谈论,但在五角大楼的空军参谋部,许多太空问题被分在只关注太空的办公室内研究。这种情况在8月1日得以改变。空军参谋部的太空作战指挥办公室已经正式关闭。该关闭建议由太空司令部及负责作战的副参谋长办公室提出。A3S负责人表示,A3S在解决太空问题方面的经验并未丢失。A3S 办公室约155人,已经重新分派到空军参谋部就职。A3S负责人被任命为沃伦空军基地第20航空队指挥官,此次改变将太空置于与移动作战、战斗及特种作战同等的地位。后三者在A3没有设立办公室。 太空问题遍及多种空军任务范围(如侦察、通信、核威慑),解散A3S办公室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不安,认为太空在五角大楼失去了自己的声音。A3S负责人认为,新的机构能增强空军领导对于太空的理解。空军还将为空军参谋长办公室人员提供课堂及培训机会,确保他们很好地了解太空领域。按照先前的组织结构,A3S泛泛地服务于空军太空任务与问题;按照新的组织结构,太空问题将由空军参谋部适当负责,与解决空军其它问题类似。遇到太空问题时,空军参谋部将考虑这些问题与什么相关。如果与作战相关,就由A3O负责,如果与采办相关就由A5R 负责,如果与计划相关就由A5X 负责。

[据航天新闻网2018年9月26日报道]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在9月24日发布的备忘录中说,今年秋天将在桌面推演中探讨“美国太空司令部的作战属性”。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正在推动建立美国太空司令部的计划。他在9月24日发布的备忘录中对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备提交的忘录作出了回应并表示,他将在今年秋季安排一系列桌面推演,以帮助研究有关任务和新战斗指挥结构的具体细节。SpaceNews获得的邓福德备忘录紧随空军部长威尔逊于9月14日提出成立独立天军部建议之后发布。 邓福德在他的备忘录中解决了威尔逊对战斗指挥部与天军部之间可能存在职能重叠的担忧。邓福德写道:“关于威尔逊对联合司令部计划的担忧,我们已经删除了授权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类似军种职责的措辞。”“如果国防部长选择在未来为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设立特殊职责,我们可以将变化纳入计划于2019年更新的联合司令部计划中。”邓福德还提到了威尔逊关于确保天军承担航天系统采办责任的担忧。联合参谋部似乎赞成以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为模型建立美国太空司令部。但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拥有自己的采办职权,威尔逊可能会反对给予美国太空司令部相同的采办职权。“我同意美国太空司令部的设计不应该模仿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模式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可能需要采取立法行动的采办职权方面,”邓福德指出,“但是,在发展和形成美国太空司令部的作战职能、权限、结构和指挥关系时,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模式非常值得借鉴。”他补充说:“今年秋天,国防部将在桌面推演中探讨美国太空司令部的作战属性。”邓福德表示,空军将被邀请参与讨论。“美国的特种作战司令部模式,特别是它作为全球特种作战集成者的角色,应该为这些推演提供参考,”他说,“即将进行的桌面推演对于我们对美国太空司令部、使命任务及其作战属性的整体理解至关重要。”威尔逊与五角大楼关于太空事务重组计划的另一个关键分歧点在于是否任命一名负责太空事务的国防部长助理。威尔逊认为这个办公室可能会增加不必要的官僚层次。邓福德在他的备忘录中提到了威尔逊对设立负责太空事务的国防部长助理持保留意见,但暗示这个问题远未得到解决。对于成立美国太空司令部,邓福德写道,“国防部已经从规划指令草案中删除了设立负责太空事务的国防部长助理这一职位的相关内容。”“相反,我们将通过其他推演和学习活动探讨美国太空司令部的文职监督问题以及与国防部的关系。”然而,他指出,国防部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在9月10日发布的执行备忘录表示将设立负责太空事务的国防部长助理作为实现特朗普总统天军愿景的“关键踏脚石”。设立该办公室“使国防部更接近未来的天军总部”。(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孔紫琴)

本文由365bet网投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空军合并空天作战办公室,热点军事专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